关于

写东西这种事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应该是我三岁半的时候吧。因为好多次父亲在向大家炫耀自己的儿子的时候,总会提起我三岁半时,写的那首诗。所以虽然已经过去了十三年,但这件事还记忆犹新。

可能因为父母都是老师,三岁之前就开始让我背诗。那天刚刚背完马致远的《天净沙·秋思》,父母很高兴,带着我去家附近的小公园去玩。快到太阳下山的时候,我们突然听到有羊“咩——咩——”的叫声,循声走过去一看,是一只小山羊在竹笼里叫。这时候父亲对我说:“你今天不是背了马致远的《天净沙·秋思》吗?你也写一首《天净沙》怎么样?”

说实话,我感到很为难,因为当时我还不会写字,从来没写过东西,更别说诗了。当然这里所谓的“写诗”其实就是“说诗”,但就算是“说诗”这种创作也从没有过。

母亲看出了我的为难,提示我说:“你看《天净沙·秋思》是怎么写的?”但我仍然想不出怎么“写”诗,“你看,就像《天净沙·秋思》一样,一个句子是不是由一个、一个、一个的词组成的?所以你也可以这样一个、一个、一个词这样写。”

这下我算是有点头绪了,想想无非就是看看周围有什么东西组个词就行了。根据我父亲的说法,这时候我“看看天,看看地,看看周围”,说出了第一句诗;“看了看旁边的水池”,说出了第二句诗;“看了看我们三个人”,说出了第三句诗。而第四句诗我却卡住了,原作里马致远写的是“夕阳西下”,这下可难住了——马致远不按套路出牌啊!一下子从二字词变成了一个短语,这可怎么办?

母亲的提示到的总是那么及时:“这里啊,是《天净沙》这首诗不变的地方,不管谁写《天净沙》这一句都是‘夕阳西下’。”“好,那我也写‘夕阳西下’。”我很高兴,因为当时正好也是夕阳西下,这么写也的确很恰当。但是没想到最后一句又是个坑,还是不按套路出牌!正在我再一次苦思冥想这句诗该怎么写的时候,竹笼里的小山羊又“咩——”地叫了一声,没想到这次母亲没提醒我,这只小山羊倒是提醒了我,我脱口而出:“小山羊在竹笼!”

“很好!”父亲也为我这个突然蹦出来的句子叫好,而且之后每次说起这件事,他也总是在评价这一句时要多赞叹几句,“不过有个小问题,就是有点不太押韵。”

“押韵?”我又一次迷糊了。“简单来说就是每句诗的最后一个字的韵母要听起来差不多,”父亲解释道,“干脆我们把‘笼’改成‘栏’,你看怎么样?”“嗯……l-ong笼,l-an栏,上一句是xi-a。好!就改成‘栏’!”认真检查了一遍后我也觉得改成“栏”比较好听,于是同意了父亲的修改方法。

“那起个什么名字好呢?”母亲问。我这才想起来诗的名字还没起好,又开始使劲想:“今天出来玩,写了首诗,很高兴!”“嗯……就叫《天净沙·乐游》吧!”我想着今天来公园玩很高兴,快乐的游玩,不就是“乐游”吗?“这个名字好!”这次父母都叫好起来,的确是个又恰当又好听的名字。

最后这首由我口述,母亲记录的诗,就写在了我当时的背诗本上(上面的诗都是父母精选出来手抄上去的)。

整首诗如下:

《天净沙 ·乐游》
蓝天白云绿树
池塘小鱼水草
爸爸妈妈娃娃
夕阳西下
小山羊在竹栏

这应该就是我最早的写作经历了吧,如果我的记忆还算靠谱的话。

之后到小学无非就是按照老师的要求,每天写一篇日记,但这种创作中被动的成分更大一些,而我什么时候又开始主动地写东西了呢?大概就到了我注册了我的第一个博客的时候了吧。

我注册的第一个博客是新浪博客,那是我五年级的暑假(2009年)来北京玩(当时父亲来北京工作,我还在老家上学),父亲看我无聊,就让我每天写一篇日记。而当时正是博客火的不行的时候,新浪博客则是做的最好的几家之一,我就注册了一个新浪博客,把每天手写好的日记打进电脑里发到博客上。

这篇文章写到一半的时候我又打开它看了一眼,把所有博文快速浏览了一遍,看完有点不太相信那些文章是出自我手。有的句子幼稚,有的句子老成;有的文章搞笑,有的文章深刻。初中的时候学业比较重,就没怎么再去上面发过文章。最后一篇大约是我初一下学期发的,也是我唯一一篇转载的文章,现在想把它删除,却早已忘记了用户名和密码。

还记得当时文章输入框右下角又一个“查看源代码”的复选框,有一次好奇,点了一下以后整篇文章就变成了HTML格式。当然当时还根本不知道什么是HTML,看见文章里突然多了一堆奇怪的字符,还以为是“乱码”,大吃一惊,吓得我赶紧取消了选中,看到文章又变回原来的样子才松了一口气,并且告诫自己以后千万不能选中这个复选框。不过倒是由于好奇,后来写的无聊了就切换一下,来个心跳加速,然后就又有精神继续写了。

之所以第一句我写的是“写东西”而不仅仅是“写文章”或“写诗”,倒是要感谢我初中的母校——北京十一学校。这所学校有一大特色,就是形式丰富多样的选修课程。因为我比较喜欢科技方面的东西,电子产品当然也在其中了,然后看到选修课有“Java编程”,而其他的课程都觉得比较无聊,就选了这个课程。同时也为我打开了世界的另一扇大门——编程。

所以我能写的不仅仅是文章或者诗一类的文学作品,也可以写Java/C#这一类的理科作品。不过这两门语言倒是还没掌握全,Java虽然是在学校学的,但是正因为如此,讲的东西也比较浅,而且当时能摸到电脑的时间不多,一摸到肯定先想的是玩,谁还管你是Java还是渣渣呢!于是写了个System.out.println(Hello, World!);就打开Minecraft用Hamachi联机玩去了(当时的版本还没有局域网联机的功能)。

而C#则是我上个学期学Computer Studies的时候老师推荐我学的,而我买的教材《C#入门经典》就躺在我右手边,也还没看多少呢。不过开学以后因为我选的是Computer Science作为三门主课之一,不但有时间看这本852页的厚书,老师课上还要教Python,然后我还准备把Java捡起来继续学。不过得先买一台好点的电脑。

至于为什么我要捡起Java,还要回到初三那年。有一天打开新的一期《电脑爱好者》杂志,在应用推荐栏目里看到了一款与众不同的手机游戏,至于为什么不同,我告诉你它的名字叫Ingress,然后你就知道了。还不知道?点它的名字你就知道了。对了,你需要梯子。

当时Ingress刚出不久,还需要邀请码,我就给它的运营者Niantic Labs发送了索要邀请码的邮件,最后等了一周,终于给我回复了邮件,邮件右上角写着邀请码。那时候我手机倒是有——Nokia1010,所以然并卵,我就偷偷的在母亲的Samsung S3上安装了一个,然而打开以后它让我“Add Account”,但是我不管添加哪个帐户都不行。后来才知道要Google帐户(当时我还不知道NIA是Google旗下的部门),我就去注册,结果当然也很简单——Google都打不开。得知实情后当时我用了“赛风”,说实话这个服务的确不错,有一次我在Play Store用赛风下载应用,最高速度达到了10MB/s!不过也就那一次特别快,但平时也有1M/s左右的速度,而且免费无广告。不过后来先是有人给我了一个shadowsocks服务器,后来直接自己搭了一个,也算是有了稳定的梯子。

最后成功注册了Google帐户,但发现没地方登录,查了才知道还要有Google Play Service等一套应用。总之好不容易打开了游戏,然而已经不需要邀请码了。(我的Founder牌子啊!!!)

有了这个开端,我渐渐了解了Google这家公司,开始喜欢这家公司。后来偶然看见一篇文章才知道Android系统也是Google的(捂脸),也就慢慢开始喜欢这个系统。自从买了个Android平板以后,我就拿着平板玩Ingress,但那毕竟是9.7英寸的平板啊!这也间接导致了我现在才到LV L8(不就是懒嘛,不要找借口!),不过马上就⑨了。但主要问题是这个平板系统很不稳定,虽然预装Google框架,Google服务和Play Store,但是几次错误的刷机差点把触屏功能刷没了,但从此我也更了解这个系统,从刷别人做的包到自己定制包刷,安装Xposed Framework,每次都更了解Android系统。

而在两个月前,我成功从Google Play Store以海淘转运的方式买了一部Nexus 6,虽然直接宣告破产,但确实好用多了。不过一开始还是刷了好几次机,才算稳定下来。

而正是因为以上的这些原因我决定以后就给Android系统开发应用了,第一个应用准备做一个RSS客户端,因为我把Google Play上几乎所有的RSS客户端都试过一遍以后,留下了最好用的——Feedly。然而即使这是现有的RSS客户端里面最好用的一个,实际上也不是特别好用,所以我打算学完Java自己写一个好用的RSS客户端。

写了这么多,最后说说我是如何进入二次元的。

小学六年级从老家转学到北京以后,有一次同学送了我本杂志——《知音漫客》,从此这本每周一刊每本五元的杂志就成了我每周必买的东西了。其实都说国内动漫产业这不行那不好的,但也仅限动漫产业,要知道“动漫”和“漫画”是两个词,国内的漫画产业倒是非常强大。而实际上日本很多动漫的原画都有外包给国内的公司做,所以我觉得国内动漫做的不好,不是画的有多不好,相反国内画师的水平很高,主要是缺少了写脚本的作家。脚本、原作是动漫的灵魂所在,没有好的脚本,整部动漫就算制作再精良也是废渣。如果国内能有几位虚渊玄级别的脚本作家,还怕动漫产业起不来?!

好像扯得有点远。说到动漫,这之前也不是没看过宫崎骏先生的作品,也不是没看过柯南,但是真正看整季的电视动画,是从初三结束的暑假开始的。从朋友那里拿到了Bilibili的邀请,免去了做那变态的百题的痛苦,正式进入了追番的行列。看的第一部应该是刀剑神域,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

写到这里其实把自己介绍的也差不多了,说说今后的打算吧。我上的是国际课程,开学高二,以后准备去英国上大学,这段时间除了要学C#/Java以外,还想学日语。其实想学日语的原因是今年我国文化局封杀“暴恐动漫”突然导致大批动漫下架,我一咬牙:“行!你不让我看是吧,我去买正版看生肉,你管不了我了吧!”虽然最后发现A站B站不行,还有C站D站能看,不过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,加上本来就挺想学的,所以就开始学了。

准备自己做一套Material Design的typecho主题,虽然已经有人做过了,但是看起来Material Design的元素不是特别多,所以我就想做一套纯Material Design的,因为实在是太喜欢这种设计了。


联系方式:

Google+: +mikelei8291

Twitter: @AmedaGintoki

Telegram: @MikeLei

Gmail/Hangouts: mikelei8291@gmail.com

添加新评论